国会山保卫战:美国史上“最黑暗一天” 拜登确认当选+模拟外汇

  原标题:国会山保卫战: 美国史上 “最黑暗一天”

  “我们那些正在参加发言的人趴在地上等了有20多分钟,因为抗议者堵在门口和楼梯,我们无法撤离。”

  作者: 林萧

  “Take the House!(占领国会!)”在乌压压的人群中,有人不断高呼着这句口号;年轻力壮者已冲锋在前,手脚并用爬上国会大厦前的高台墙体。抬头望向高处,不断施放的催泪瓦斯和闪光弹形成一种奇特的光影效果,仿佛一幕恐怖大片正在上演。

  美国东部时间1月6日,华盛顿特区如同被撕裂的心脏,让人看到美国200多年历史上“最黑暗一天”,整个世界为之震惊。

  美国新墨西哥州众议员、被拜登提名为内政部长的德布·哈兰(Deb Haaland)表示,“200多年来,美国不论党派均维持了权力和平交接,这是美国成就其伟大的原因之一。”

  当天,在美国国会大厦的圆顶大厅内正在紧锣密鼓地统计并认证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各州选举人团计票结果。国会参众两院为此召开联席会议。会议开始后不久,由于共和党籍众议员和参议员对亚利桑那州计票结果表示反对,两院按照联邦法律规定分别举行辩论。

  在由美国副总统彭斯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分别主持的参众两院的认证程序期间,总统特朗普则在白宫附近的一个草坪上对支持者发表演说,表示他“永远不认输”。特朗普还在讲话中呼吁支持者们“走到国会去”,支持那些挑战大选结果的国会成员,以及“不支持”那些不想挑战大选结果的国会成员。

  特朗普刚发出呼吁,数万名冲动的抗议者随即前往美国国会进行示威,并试图闯入认证现场。在警方同抗议者多次发生肢体冲突后,有抗议者手脚并用爬进国会大楼,大群后备军也突破守备防线冲上楼上的会议大厅,并在数个小时的时间里一直“占领”着国会。

  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大都会警察局局长康提(Robert Contee)当天表示,截止到6日晚间9点30分,在国会山发生的抗议和骚乱已经造成4人死亡,至少14名警察受伤,52人被逮捕。

  “难以置信今天我是在美国”

  参众两院的议员们都对当天的暴力行为表示愤怒。

  当天下午“国会失守”之后,通过国会山地下隧道撤离到安全地点的议员们纷纷通过社交媒体“报平安”,并同外界讲述了他们“逃离圆顶大厅”的经历。

  “我模拟外汇是安全的,我们已经撤离了。让我重申:我们不会被这种违法的恐吓所吓倒。”美国马里兰州民主党众议员图尼(David Trone)6日在自己的推特上描述了当天国会遭到支持特朗普的抗议者入侵后,正在参加投票认证美国选举人选票的国会成员们被迫终止会议,随后集体撤离国会现场的场景。

  图尼还在推文中附上了一张他头戴防毒面具和塑料面罩的照片。在当天和抗议者发生冲突之后,国会山警察曾使用催泪弹,随后举行认证程序的国会圆顶大厅充满烟雾,还在现场的议员们被告知要赶紧抓起座位底下的防毒面具戴上。

  美媒从现场发出的视频显示,国会成员当时都趴在大厅的地下,避免被流弹射中。另一段视频中,议员们在荷枪实弹的警方护送下,鱼贯逃离国会会议现场。

  当天触动外界的一张照片来自在抗议者试图闯入认证现场的时候,半跪在地上掩护同伴的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众议员克劳(Jason Crow),他当时正在帮助安抚看起来一脸恐惧、按住胸口的宾夕法尼亚民主党众议员威尔德(Susan Wild)。

  克劳曾是美国陆军突击队队员,多次被派遣到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

  “他们当时正在帮助现场的人撤离,但是,我们那些正在参加发言的人趴在地上等了有20多分钟,因为抗议者堵在门口和楼梯,我们无法撤离。”克劳回忆说,“所以,国会山警察们把门锁住,之后把家具顶在门上,整个过程中他们一直举着手枪,枪口对着从砸破的玻璃往里看的抗议者。”克劳说。

  当天选择最后一个撤离的克劳说,因为现场很多国会成员都不会使用防毒面具,他协助大家佩戴好,等待所有议员从后门撤离后才离开现场。

  克劳表示,他当时甚至一度认为,很有可能要“经历一番厮杀才能出去”。“我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刻,作为一名议员我要在众议院的现场‘杀出重围’。”克劳说,“我对周三发生的事情非常愤怒和失望,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之一。”

  国会山警力为何失灵?

  在当天下午2点30分左右抗议者闯入国会后,直到晚上7点,也就是暴乱发生的5个小时后,国会两院才被解除安全警报,议员们回到他们各自所属的投票大厅,身后跟随他们的是荷枪实弹的联邦调查局(FBI)特工和防暴警察。

  那么,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有着2000多名荷枪实弹警员的专属警队,为何在没有携带枪支,多数依靠铁架子、盾牌和铁锹作为“武器”的抗议者的冲撞下全面失守?

  华盛顿特区前警方官员和执法问题专家们分析,一直以来,国会山的警察都以“街警”的身份存在,装备也为“街警”水平,而不是“防暴”水平。因此,虽然他们具有丰富的阻止抗议活动升级的能力,却缺乏击退模拟外汇一场突然而降的暴力攻击的能力。

  也有前执法官员表示,当天的现场视频显示,国会山警察在阻止抗议活动时选择了较为被动的态度,没有及时出击阻止暴力发生。

  “这简直和看一场现实版的恐怖电影差不多。我想说的是,我们每天都在培训、计划和做备案,为的就是不让这种情况发生。”国会山警察局前局长戴恩(Kim Dine)表示,他非常吃惊当天警方居然在抗议者“如此接近国会大厦”,甚至在抗议者走上国会台阶 “一脚就能迈进国会大厦门里”的情况下,仍然没有进行真正有力的阻拦。

  在当天的现场视频和图片中,出现了多次警方“观望暴力在眼皮下发生”的场景:一张图片显示的是一位警察同正在闯入的抗议者合影留念;还有一条视频显示,警察将安全路障拿开,让抗议者能走得更近。

  在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国会山将警力的人数从此前的800多人增加到2000多人,年度预算约为4.6亿美元(约合30亿元人民币)。

  不过,根据国会山警方的介绍,目前多人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他们面临很大的人力不足问题,因为有警员染病不能工作,还有一部分警员存在接触史正在隔离中。

  “现场警力把一切事情都做好是根本不可能的。”一位当时在现场的执法官员表示。

  风波后拜登确认当选

  值得注意的是,当地时间1月6日,民主党成功拿下参议院。这使当选总统拜登掌握了对国会两院的控制权,为其在任期内的立法议程铺平了道路。

  当天两位民主党人奥索夫(Jon Ossoff)和沃诺克(Raphael Warnock)赢得佐治亚州,意味着参议院的席位被两党以50:50的比例平分,若法案投票遭遇平局,即将上任的民主党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拥有最后投票权。

  在联邦和地方执法人员将抗议者驱逐出国会之后,国会两院当晚宣布复会,争取完成认证过程。